Changzhou Yabang-QH Pharmachem Co., Ltd.
API For Human Use|API For Veterinary Use|Pharmaceutical Intermediates|Animal Health Drugs--Changzhou Yabang-QH Pharmachem Co., Ltd.
  总裁致语  
  公司介绍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荣誉证书  
  企业动态  
  宣传册  
 
  >> 兽用药
     
   
 
我国动物寄生虫病防治技术发展回顾与对策

  摘要:自19世纪中叶,重要寄生虫种如肝片吸虫、带绦虫、斑氏丝虫、梨形虫和疟原虫等的生活史相继被揭示以后,寄生虫病综合防治的观念得以形成;化学驱虫药与寄生虫疫苗的出现,更使寄生虫病的防治工作如虎添翼。迄今寄生虫病的防治都是在以其生活史为基础的综合防治的框架上,运用驱虫药与疫苗这2种武器而取得成效的。这也是成功防治的唯一策略。作者将头绪纷繁的众多寄生虫病归纳为十大寄生虫病,并提出了相应的防治对策。
  关键词:动物寄生虫病;防治对策;回顾与展望
  寄生虫病的危害性,包括易为人知的损失,“隐形”的、不易为人查知的危害,以及人兽共患病对人类健康的危害等,毋须过多地讲述。寄生虫病防治的前提在于:第一,弄清病原;第二,了解其生活史与流行病学;第三,制定针对其生活史的综合防治措施;第四,选择有针对性的药物或疫苗。


1 成就与问题
  我国动物寄生虫学的发展和寄生虫病的研究与防治之长足进步,是在1949年后取得的。在20世纪50~60年代,在寄生虫的区系分类方面做了许多工作。这是一种“摸清家底”的工作,也是一项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学术研究,在我国家畜疫病志书中占有重要的篇章。据粗略估计,共发现扁形动物门吸虫纲复殖吸虫20科58属209种;绦虫纲圆叶目绦虫6科34属80种,绦虫纲假叶目绦虫1科2属3种;线形动物门线虫纲线虫7目21科93属285种;棘头动物门棘头虫纲棘头虫2目3科3属4种;原生动物门鞭毛虫纲鞭毛虫4目10科11属115种,梨形虫纲梨形虫目梨形虫2科2属15种,纤毛虫纲纤毛虫1目1科1种;节肢动物门蛛形纲蜱螨目动物8科18属81种,昆虫纲昆虫4目17科39属115种,五口虫纲舌形虫目动物1科1属1种。以上各种寄生虫合计909种。其中有近百种为发现于我国的新种。
  在区系分类基本明确的基础上,对若干种危害严重的寄生虫病的生活史与流行病学进行了调查研究。诸如对原虫病中的猪弓形虫病、反刍兽住肉孢子虫病、家禽球虫病与住白细胞虫病、家畜梨形虫病、蠕虫病中的耕牛血吸虫病、反刍兽绦虫病、猪绦虫病、猪肾虫病、反刍兽消化道线虫与肺线虫病、猪旋毛虫病、马羊脑脊髓丝虫病,外寄生虫中的蜱、螨和牛羊马的蝇蛆病等都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或首次阐明了寄生虫的生活史;或提供了疾病的详细的地理分布情况、季节动态、传播方式、媒介与中间宿主的生物学特征以及感染途径等,为防治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
  对于广泛或严重流行的弓形虫病、梨形虫病、伊氏锥虫病、血吸虫病、猪囊虫病和旋毛虫病等,研制成功或广泛应用了敏感性高、特异性强并且简便的免疫学诊断方法。新型低毒高效的抗原虫药、抗绦虫药、抗线虫药和杀蜱螨药等都有研制和生产,已基本上步入国际先进行列。牛环形泰勒原虫裂殖体胶冻细胞苗已在流行区广泛应用,收到了良好的预防效果。弓形虫疫苗和旋毛虫疫苗已基本上研制成功。血吸虫病、反刍兽消化道线虫病、梨形虫病、反刍兽绦虫病和羊螨病等一些流行广泛的寄生虫病已经建立了诊断、治疗和预防三结合的综合防治样板或模式,并已在疫区推广或正在推广,都取得了良好的效益。近代分子生物学技术已经进入我国寄生虫学研究领域,核酸探针技术、PCR技术、基因重组技术等已被应用于锥虫病、利什曼原虫病和旋毛虫病等的病原鉴定、实验研究和疫苗研制当中。
  纵观我国寄生虫学和寄生虫病防治的发展历史,可以认为我们已经拥有一支能够胜任控制寄生虫病蔓延、保障畜牧业发展的队伍,也拥有一支能够追踪世界科技前沿的教学科研队伍;我国寄生虫学的发展与世界寄生虫学的发展史基本同步,水平大体相当。
  虽然我国的寄生虫学工作者已经能够运用先进的分子生物学技术,把科研推进到分子层次,但技术的运用和使技术获得成效,从而转化为生产力则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和媒质。无可讳言,在我国,从病原学到疾病防治等各个领域都存在着明显的薄弱环节,与发达国家相比都存在着显著的差距。我说是“薄弱环节”,也就是说不是简单的技术能力的强弱,而是社会条件和媒质的不足,难能使技术充分发挥其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科学研究和防治实践缺乏连续性、继承性。研究选题多变;防治实践时紧时松,多不能持之以恒。
  (2)寄生虫病的防治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它需要一大批勤恳、坚韧、默默奉献的技术人才。我们应建立一种在这方面具有吸引力的社会机制。因此,技术人才的培养、提高、队伍的建设和稳定问题亟需解决。
  (3)寄生虫学科的发展和寄生虫病防治工作缺乏统筹、协调的规划;宏观指导有所欠缺。兽医科学的管理或在农业部门或在科技部门,科研立题和经费来源多头,缺乏统筹和宏观管理,往往导致某些方面的畸形发展——有的与实际脱离太远,而另外一些方面又停滞落后。
  (4)防治措施不完善,缺乏必要的法规和条例,或已有的法规和条例贯彻不力。
  (5)服务网络系统和设施体系不健全,往往使防治活动不协调,步调不统一,难以奏效。
  以上提到的种种问题可以用一个事例来表述一下:猪囊虫作为一个防治问题提出为时已久,早在20世纪50年代制定的《十二年(1956~1967)农业发展纲要》中就提出消灭猪囊虫,但至今并未达到目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实事求是地讲,猪囊虫病并不是一个复杂问题,但我们的防治工作缺乏宏观指导,缺乏统筹,缺乏各方面的协调,结果是事倍功半,收效甚微。多年来,我们过多地把注意力集中在猪囊虫的治疗和预防,诸如疫苗的研制上。须知,寄生虫病的免疫都是非清除性免疫,疫苗的作用只能是减虫,这就是说,注射过疫苗的猪仍然是感染源。另一方面,我们忽略了人的猪带绦虫病。“重幼虫”、“轻成虫”是不可能消灭猪囊虫的。

2 防治分类
  寄生虫病是多种多样的,防治不能全面出击。我意可归纳为以下十大寄生虫病,同时兼顾家畜疾病和人畜共患病,以避免种类过多失于繁琐之弊。
  2.1 吸虫 (1)反刍兽吸虫病:含肝片吸虫和血吸虫,二者在流行的生态环境、危害性、诊断、治疗和预防诸方面有不少共同点。
  2.2 绦虫 (2)猪囊虫:为当前重要的人畜共患病,尤其是在北方。(3)棘球蚴病:是北方、特别是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严重的人畜共患病。
  2.3 线虫 (4)草食兽线虫病:草地放牧的家畜大多为圆线虫类,在流行条件、生活史、感染、危害性、诊断、治疗和预防方面有较多的共同点。(5)旋毛虫病:为当前较重要的人畜共患病。
  2.4 螨 (6)家畜螨病:猪疥螨、绵羊痒螨对牧业生产有很大的危害性。猪疥螨对猪的生长和增重的影响往往被忽视;绵羊痒螨病一旦发作常致大量羊只死亡。二者可采用相同或相似的治疗和预防方案。控制住此二者,其他螨病多可一并解决。
  2.5 昆虫 (7)牛皮蝇蛆病:牛皮革的经济价值一日胜过一日,防治牛皮蝇的迫切性自然也与日俱增;扑灭牛皮蝇还对牛只生长、发育和增重有重要促进作用。马胃蝇蛆和羊鼻蝇蛆有相似的生活史和习性,不另述。
  2.6 原虫 (8)伊氏锥虫病:是南方(长江以南)水牛的重要疫病;北方主要感染骆驼,危害性较小。(9)梨形虫病:主要是北方的泰勒虫病,南方的巴贝斯虫病,对黄牛、水牛都很重要。(10)球虫病:鸡、鸭、牛羊和猪都有感染,但主要是危害密集饲养的鸡群。广义的球虫病还包括弓形虫和住肉孢子虫一类的疾病。

3 防治对策
  3.1 肝片吸虫和血吸虫 推广针对日本血吸虫的综合防治模式(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家畜寄生虫病研究所);肝片吸虫的综合防治模式可在血吸虫综合防治模式的基础上研究建立。药物储备包括硝硫氰胺、吡喹酮、硝氯酚、丙硫咪唑、三氯苯唑等。
  疫苗的研制尚在探索阶段,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可在生产中应用的产品。
  3.2 猪囊虫 必须针对这种绦虫的整个生活史制订防治方案。在流行区查找感染猪带绦虫的病人,强制驱虫并消除驱虫后的一切排泄物。严格生猪屠宰后的检疫。强制执行“人有厕,猪有圈”的饲养方式;严格禁止以人粪喂猪;加强有关的科普宣传。使用疫苗防治并非良策。首先,猪囊虫的感染呈非常局限的地方性流行,选择需要使用疫苗的地区和需要注射疫苗的猪只均费时费力;第二,寄生虫病的免疫都是非清除性的,注射疫苗后即使有较高的减虫率,亦不能简化宰后肉检手续。一味地信赖疫苗,可能贻害无穷。
  药物储备:主要是驱除人猪带绦虫的药物,如氯硝柳胺、甲苯咪唑吡喹酮等;中药南瓜子-槟榔合剂和仙鹤草根芽亦有良效。
  在农村提倡“便后回头看”,可以使患者在粪便中发现绦虫的孕卵节片,是查找患者的一个辅助方法。
  3.3 棘球蚴病 人的棘球蚴病诊断包括血清学诊断和影像学诊断;治疗药物有甲苯咪唑、阿苯达唑和吡喹酮。驱除犬体内的细粒棘球绦虫,除用上述药物外,氢溴酸槟榔碱有良效。防治棘球蚴病,新疆兽医研究所和兰州兽医研究所在诊断、治疗和防治模式方面做过很多工作,应大力推广综合防治模式。新疆研制的给犬驱虫的药饵应继续改进开发,使之生产工业化、销售商品化。防治绵羊棘球蚴病的基因工程疫苗已在新西兰研制成功,减虫率较高,应否引入须视其价格等多种条件研究决定。
  3.4 草食兽线虫病 在了解不同地区流行病学特征的基础上,选择适宜时机,针对线虫发育的一定环节,应用哌嗪化合物、噻苯唑、苯硫咪唑、甲苯唑、康苯咪唑和伊维菌素等药物驱虫。
  利用细菌如穿孔芽孢杆菌(Bacilluspenetrans)、苏云金杆菌(B.thuringiensis)和利用食线虫真菌如寡孢节丛菌(Arthrobothysaligospora)作为线虫的天然拮抗物是一类大有前途的研究课题。这种利用线虫天敌的办法无污染环境之弊,但目前尚不能应用于防治实践。
  仔猪蛔虫病对仔猪的生长发育和增重影响甚大,鉴于一般规模化猪场均已有常规的防治措施,故此处不另作阐述。
  3.5 旋毛虫病 其流行是散发和局限性的。防治的关键在于严格的肉品检查和人的进食习惯。诊断方法很多,从简单的皮肤试验到ELISA和应用McAb等,应用对象主要是人。杀虫药物有苯并咪唑类药物(达八九种之多)、多种有机磷类药物和伊维菌素等,应用对象也主要是人。
  免疫预防:以灭活新生幼虫为免疫原的猪旋毛虫病疫苗可使猪的每克肌肉幼虫减少率(LPG)接近90%;应用分子克隆技术成功地获得体外表达的旋毛虫抗原,为制成新一代高效疫苗开辟了途径。不过,我认为疫苗对于局限性大的散发性感染应用价值不大。
  防治:(1)在高发区用丙硫咪唑作为饲料添加剂喂猪,是一种可试用的灭虫措施。(2)严格肉品卫生检验。(3)加强养猪场的卫生管理。
  3.6 螨病 治疗药物有伊维菌素和多种化学制剂。关键在于持之以恒。英国在全国范围内,从强制使用原始的硫磺石灰合剂到使用有机氯、有机磷制剂,花了70多年时间消灭了绵羊螨病,但其后又传入了抗药的变异虫株。由此可见不存在一劳永逸。
  3.7 牛皮蝇蛆 针对寄生幼虫不乏杀虫药物,最重要的是大面积的协同作战,持之以恒。牛皮蝇、马胃蝇和羊鼻蝇是一类飞速极快、飞行距离极长的双翅目昆虫。如果不注意大面积协同处理,难以奏效。塞浦路斯是个岛国,曾经宣布消灭过牛皮蝇,但能越海飞翔的牛皮蝇又重新侵入。
  3.8 伊氏锥虫病 传播媒介主要是虻。这种吸血昆虫分布极广,南方广大稻田河网地区是适合它们的生态环境,防制极难,也就是说防止伊氏锥虫的传播几乎是无能为力。在疫区,早期发现病畜,适时治疗和适时进行药物预防是唯一办法。
  疫苗研制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一直未得到完满解决。其所以如此,主要是在于锥虫的抗原变异特性。国内长春解放军军需大学研制的灭活苗,据称在湖北当阳9个乡镇12500头耕牛免疫接种试验,免疫保护率达99.82%,但真正在生产中发挥作用,恐还需进一步研究和试验。
  3.9 梨形虫病 治疗药物有多种。对于环形泰勒虫,国内在20世纪60年代已研制出裂殖体胶冻细胞苗,可进一步研究改进。巴贝斯虫的疫苗也在研制中。最重要的防治措施是,根据流行病学,从灭蜱和治疗病畜两方面着手;药物预防也是一项重要措施。
  3.10 球虫病 对于密集饲养的鸡场最为重要。作为饲料添加剂的药物种类很多,对于预防鸡球虫病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疫苗有活虫苗、弱毒苗,正确使用都有良好的防治作用。基因工程苗国内外都在研制中,但距商品化还有一大段距离。
  弓形虫和住肉孢子虫同属原虫的孢子虫纲、真球虫目,可与艾美耳科球虫同称广义的球虫。磺胺类药物对治疗猪弓形虫病有效;疫苗研制也已初步成功,但猪弓形虫病的流行病学特征常不易把握,因而疫苗的使用也难于抓住适宜的时机。
  在人、孕妇感染弓形虫病可致胎儿畸形,成为优生优育的一个问题,近年来颇受医学界的关注。 

本文出处:转贴自中国家禽业信息网(CPIN:China poultry information net),所有内容仅供阅读者参考选择,读者需对自己在使用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